您好,请 登录注册
潘章洪的个人主页
首页 | 文章 | 相册 | 个人档 | 留言板 | 参赛文章
正文
《我的日子》之835:那一抹微笑(推荐) (2017-4-14 4:44:09)

那一抹微笑

作者:徐伟军

火车缓缓地停靠在一个小站里。我与儿子坐在车窗口,窗外除了一些下车、上车的人,还有一些推着小车、提着篮子杂七杂八的叫卖者。后面还跟着一个老汉,若有所寻,手里握着一只马夹袋,里边有两只空的塑料瓶子。他该60多岁了,赤着黑黝的背脊,太阳的暴晒下,脸也很老,一种干裂的绛红,可能长期在铺石的轨道上磨蹭,鞋都裂口了,凭经验,我知道他在干什么。

我对6岁的儿子说,“昕昕,把空了的矿泉水瓶丢给他吧!” 

不行,不能随便丢垃圾的。儿子说。 

就丢这么一次吧。儿子迟疑了一会,把空瓶子丢给了老汉。 

老汉俯下身,弓起黧黑光亮的脊背,将矿泉水瓶子拾起放进马夹袋,然后他直起身,转了过来,对儿子的善意报以了浑厚朴拙的笑颜。他有父辈一样的年龄,只是脸上有着一道道更深的皱痕。我们没做什么,真的没做什么,一只空中飞出的塑料瓶儿,却幻化成一朵灿烂的鲜花一样的笑靥。在这个世界上,还是有许多人只是需要得到一点点,哪怕是微乎其微的一点点,便会心存感激。而这样的笑颜,超越了贫穷、陌生,温煦着人的心灵。 

儿子似乎被这突如其来的笑弄得有些不知所措,转身也笑着看看我;忽然儿子有点莫名的激动,他又将还有着一半的矿泉水瓶丢给了老汉。

老汉的笑一直漾着,他又将那只塑料瓶儿捡了起来,随即他迟疑了一下,然后微笑着将瓶儿又举起来递给了儿子,“孩子……水还有呢,丢了怪可惜的,要不待会儿就口渴了。 

儿子下意识地接了瓶子,火车也就缓缓地动了。我说不清当时心里的感受,只是感到有一种温软的热流在身子里流淌,在心胸里激荡,甚至已在我的喉边哽咽。 

火车启动以后,我和儿子朝老汉挥手,老汉也忙不迭地朝我们挥手。火车开走了,老汉的笑容依然荡漾在那穿行不息的轨道间。 

分类:默认分类(3476) ┆ 阅读 (563) ┆ 评论 (0)
分享到:
 
前一篇:《我的日子》之836:责任*垂丝海棠
后一篇:《我的日子》之835:互联网经济*杜鹃花
 
 
文章
·默认分类(3476)
博主人气文章
最近访客
关于我们 | 合作伙伴 | 版权声明 | 隐私保护 | 联系我们 | 友情链接 | 网站地图 | 意见反馈 | 网站帮助
版权所有:1+1家庭教育网 丽水市正阳网络技术有限公司 技术维护
建议使用IE5.0或以上版本 1024*768为最佳显示效果
浙IPC备05056968号