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现在的位置:首页 > 父母学堂 > 随笔散文 > 详细文章
一地相思两处凉
推荐人:叶健莉  发布时间:2016-9-7
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 

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一地相思两处凉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雪小禅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(1)

   冷小薇告诉我,思念一个人的滋味,就是喝了一杯苦酒,化成百转柔肠,吞下去烧得人无处可去,无以诉说。我对她说,我也是。上了出租车,冷小薇发给我一条短信,两两相忘吧!

   一九九八,宋加宁爱冷小薇爱得死去活来。

   是的,只能用死去活来来形容,他每周坐夜间火车赶到那个海边城市,两个小时的车程,只为看一眼冷小薇。那时,冷小薇不爱他,爱的是一个长得很帅气很阳刚的男生,他的样子像前些年流行的齐秦,但那个男人,比齐秦还要帅,还要高大。

   所以,冷小薇是不会爱上宋加宁的,宋加宁的暗恋在冷小薇的拒绝下越来越疯狂,到最后,简直到了不可理喻的地步,即使能到那个城市走上一圈,他亦是高兴的.他周日晚上回来,常常会错过晚自习,导师说,你是来谈恋爱的还是来学习的?瘦瘦的宋加宁说,来谈恋爱,也要学习。

   宋加宁真的是一个寂寞的男孩儿,他瘦,小,看起来更像一个小孩,但眼神明亮,额头的黑发飘下来时让人想起徐志摩,那时,他天天写诗读给大家听,宿舍里另外七个男生,全记住了一个女孩子的名字,那个女孩子叫冷小薇。

   冷小薇让宋加宁手足无措。他说,我是从十岁爱上冷小薇的,你知道吗?十岁呀。

    他说这话的时候很认真,不由大家不信,十岁我在干什么?我在流鼻涕,偷妹妹的饼干吃。十八岁我还在给女同学画漫画,所以,我觉得我比较晚熟,即使上了大学,我还是笑话那些谈恋爱的同学,大好光阴,不去踢足球不去玩游戏找个女人管住自己,这多么无聊。

    宋加宁说我,夏安,你是个小傻瓜,你不知道爱情的美妙,像是抽鸦片,真的欲罢不能,她越是不爱你,你越是来劲。

   真搞不懂他,人家冷小薇不爱他,他还跑来跑去做什么?

    宋加宁说,你没见过冷小薇,真是个妖精。她的眼睛会放电的,会电死人的,这种女人,天生妖媚,谁见了谁都会爱上她的。

   我笑笑说,我对女人不感冒,因为觉得没意思,我更喜欢在网上厮杀。

   而宋加宁,不停地奔波着,去a城,他有时看得到冷小薇,有时看不到冷小薇。他是以老乡的身份出现在冷小薇的面前,每次去都给冷小薇买吃买喝。有一次,因为要给冷小薇一份生日礼物,他去卖了一次血,二百毫升,给了二百块。他买了淑女屋的裙子给冷小薇,那条裙子是我帮他挑的样式,收腰,露肩,白底小红花。我记得我姐姐有这样的一条裙子,非常好看。

   后来宋加宁不停地谢我,说冷小薇很喜欢,而且答应要来这个城市看他。

    他不停地在地上走着,问我,兄弟,我穿什么好呢?要记得把你的臭袜子收起来,要记得微笑着和冷小薇说“你好”,你要陪着我,我有点紧张。

好,我说,我会尽力帮你把她拿下,不就一个女孩子吗?

                 (2)

    冷小薇出现的时候,我刚刚踢了一场足球赛回来,满身臭汗。

   进屋后我发现有一个高个女孩子正在翻我的书,都是些小说,一些外国作家的小说,我比较喜欢卡尔维诺和普鲁斯特,一九九八,有谁看过卡尔维诺和普鲁斯特呢?一个数学系的男生比较喜欢这些东西,这让一心想让我成为数学大师的父亲非常气愤。

    其实我更愿意成为一个三流小说家。

    回来了回来了,宋加宁嚷着,就是这个家伙为你挑的裙子。

    我第一次看到真实的冷小薇,但我觉得好像认识了她好多年,因为从一上大学,宋加宁就坐着火车去找这个女孩子,她好像是一粒种子,早就种在这个宿舍的每一个角落,我感觉到她在用力看着我,是的,用力。

    我躲避开,笑了笑,端着脸盆去了水房。在水房里,我用冷水洗了一个澡,还是觉得热。那天,她穿得就是我挑的那件裙子,那是宋加宁卖血给她买的,我用力甩了甩头,然后大嚷了一声。

    很多事情是命中注定的,我应该明白。

   那天晚上,宿舍里八个男生请冷小薇吃饭,在一个麻辣火锅店吃火锅,宋加宁是老大,大家都管冷小薇叫大嫂,但大嫂的眼光游离,她一直在用眼角看着我。

     我在她的对面。我没有叫她大嫂,我很快喝多了,跑去上厕所,初夏的夜晚,分外惆怅,我吐了,身后一个声音问我,喝多了吧?很温柔的声音。我回转身,看到一双眼睛,那么黑,那么美,她看着我,似笑非笑,我们离得那么近,她能听得到我的心跳吧?我没有笑,盯着她,叫她,大嫂。

    她说,我不是大嫂,我来是看你,我想看,给我挑了裙子的男子。

    不,我抗拒着,是他卖了血给你买的。我不在乎的。她引诱着我,用眼神,用声音。她真是个妖精,我趁着最后的清醒叫了声大嫂,然后嚷着宋加宁,大哥,大哥,大嫂喝多了,你快来啊。

    这句话会断送了一切,我知道,但我不能对不起大哥。宋加宁跑出来,拉着冷小薇的手就跑,越跑越远。其实,我很想拥抱一下冷小薇,我看得出来,她的身体很曼妙妖娆,而且,她的皮肤白得近乎透明,以后,我再也没有看过那么好的皮肤。多年之后,我留下的印象就是她的皮肤,后来,我多次梦到她 梦到她平坦的小腹和修长的腿。

  那是我一直想看到和拥有的,但一切已经不可能。我亲手断送了我和她之间的缘分。那天晚上,我喝多了,一直闹一直闹,吐了哭哭了吐。宋加宁说,臭小子,让你别喝这么多酒。原来爱情的滋味真的好甜好涩好痛苦。

   让我想不到的是,宋加宁一周之后跳着告诉我,冷小薇答应了他。

    他们恋爱了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(3)

     这次是冷小薇每周坐火车来,周五来,周末走。

  她准时出现在我们宿舍里时,宋加宁总是很兴奋地说,知道爱情的力量了吧,爱情也可以使一个女子发疯!

    一米七○的冷小薇和一米六八的宋加宁站在一起,显得那样可笑。她来时,我只会在宿舍里待几分钟,然后躲出去。

    我知道她为谁而来。

   那时,我常常会去操场上一个人发呆,直到夜色漫上来,夜色中,我抽着烟,一支,又一支。是从认识冷小薇之后,我学会的吸烟的,没有她,我有烟。

整整两年,我们就是这样过来的,她来,我走。每次见面有五分钟,我们客气地打招呼。她说,你好。我说,你好。

    四个字,说了两年。

     没有人知道我们相爱。没有人知道冷小薇坐两个小时是为了五分钟。宋加宁一次次夸大着他的幸福,只有我知道,那幸福是多么假,那爱情,根本就是海市蜃楼。

    我问宋加宁,你们吻过吗?

    他摇着头,冷小薇不让。

     拉过手吗?

     他还是摇着头。可怜的宋加宁,我看着他说,大哥,放手吧,她不爱你。

     那时我们离毕业还有一个月,宋加宁看着我,很坚定地说,不可能,她肯定爱我,不然不会每周都坐火车来看我,你不懂得爱情。

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(4)

    没有人理解我这么高高帅帅的男生为什么四年没有谈恋爱,他们不知道,前两年,我是想一个人玩,后两年,我是为一个人,肝肠寸断!

    一个月后我们毕业,宋加宁砸了很多东西,他喝醉了,从三楼跳下去,腿折了。他是让家人抬着回家的,他说,不明白女人怎么会这样,她说不爱我,她居然说不爱我!

    他拉着我的手问,你说,她为什么不爱我?她为什么要和我分手?

    我怎么能告诉他,不爱你,是因为毕业了,她再也看不到我了?我怎么忍心?

    二○○○年七月,我跑去那个向往了很多次的城市,我想告诉冷小薇,我很爱你,很爱很爱,很多次梦到你,让我们好吧,一辈子,不分离。

    但我到了那个城市,一切已经结束,冷小薇走了,去了南方,没有人知道她去了哪里。

    我坐在b城街头,放声大哭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(5)

  二○○四年冬天,我娶了佳眉。彼时,我有房有车,是社会上的成功人士,追我的女人趋之若鹜。佳眉是最出色的,她人大毕业,身材高挑靓丽,有很好的家庭背景,是她父亲托人为女择婿。她的父亲,是一家房地产公司老总。我又涉足房地产,于是和她的婚姻,在外人看来,是珠联璧合。

     但我晓得,我并不爱她。她这样美,美得似假的,不似冷小薇的美,冷小薇是生动得那样让人心动。我犹记得踢足球回来与她初相遇,她穿白底红花淑女裙,美丽得让人心疼。

    我与别人,没有提起过冷小薇。

    别人亦不知道我这样刻骨铭心爱过,知道我爱过的人,只有冷小薇。

     二○○五年夏天,我与太太佳眉去北戴河海边渡假。北戴河的海滨,我再次遇到冷小薇,刹那间呆住。

   一个胖了有三分之二的女人,突兀地出现在我的眼前,泳衣暴露着她的肉,居然又黑又胖,但眉眼间还是这个人,看到我,她也呆了一呆,随即笑了,你也来度假?我尴尬地张着嘴,不知说什么。

    岁月怎么会这样无情?我想起当年她的瘦,她的倾城之貌,到如今,似刚当了暴发户的人。

    你……我想问,又觉得不妥,她接下去,哈哈笑着,嫁了有钱人,天天待着,生了孩子,就胖成这个样子了,真是没有办法。

   我难过得只想落泪,莫名其妙地伤感。我们去路边一个酒吧喝扎啤,没有人再提当年的事,我们喝得很多,她比我还要胖,我胖得就够厉害了,而且她脸上已经出现了赘肉。

    突然说起当年的愿望,她说,好多次梦到你抱我,我只想你抱我一次呢。她说得平静。

    我心里只觉得疼,我过去,拥抱她,我们都胖成这个样子,可虽然这样,还是觉得这个拥抱很美丽。

    你呢?她问,夏安,你想过与我怎么样?

    我呆住,怕说出来侵犯她,但还是说了,我想看你的小腹,我觉得它应该很性感。

    来,她拉我,我们回宾馆。

    两个醉了酒的人,在明晃晃的下午,一路去了宾馆,我忘记我们都穿着泳衣,只有一条游泳巾搭着身体,好在是海滨城市,到处是这样的人。

    进了屋,她褪去衣服,我只觉得白花花一片肉,再看,惊住。肚子上有肉褶,而最主要的是,有一条蜈蚣状的痕在她的肚脐和三角州地带爬着,那密密的被缝过的痕迹那样明显而沧海桑田,冷小薇说这是生孩子时做剖腹产留下的痕迹。她说,生孩子时大出血,差点死了,以前也有过差点死的时候,就是一个人跑到深圳,想念一个人,那个男人,应该知道她是多爱他……

    她还要说下去,我的眼泪就掉了下来,我让她穿上衣服,然后对她说,冷小薇,你知道思念一个人的滋味吗?

    她抬起头说,知道。

    冷小薇告诉我,思念一个人的滋味,就是喝了一杯苦酒,化成百转柔肠,吞下去烧得人无处可去,无以诉说。

    我对她说,我也是。

    上了出租车,冷小薇发给我一条短信,两两相忘吧。

    我回了她的短信,一个字,是。

    然后我删了她的短信。我想,那个“是”,她也会删掉。

 

 

 

 

 

收藏本页】【关闭
上一篇:流浪的花车 2017-5-18
下一篇:唯有乡愁不曾闲 2016-9-6
 
 
  更多关于随笔散文的文章
·女人三十如歌 2011-12-1
·清明组诗 2013-4-6
·快乐的五一 2012-5-4
版权所有:丽水市家庭教育学会 技术维护:丽水市正阳网络技术有限公司

联系电话:0578-2601598 联系人:潘先生 地址:浙江省丽水市解放街229号 丽水市家庭教育学会