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现在的位置:首页 > 父母学堂 > 随笔散文 > 详细文章
唯有乡愁不曾闲
推荐人:叶健莉  发布时间:2016-9-6
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 

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 唯有乡愁不曾闲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何丽婉

   故乡,是一个听起来再也回不去的地方,既遥远又沧桑,还透着无奈。所以我对别人介绍自己出生地的时候,更喜欢说“家乡”,因为它听上去仿佛是一转身就能拥抱到的土地,更温和,更有归属感,像是疲惫的游子归来时吃到母亲做的饭菜,而不是四壁空空。

 

   我的家乡在景宁县鸬鹚乡山下村,村如其名,四面高山耸立,中间包围着一个小村落。我在那里出生,两岁时离开。在孩童时的记忆中,每到寒暑假总是要回去的,那时村里没有修公路,坐完车还得走一个多小时的山路。从不觉得累,一路上欢歌笑语,随手从路边捡起一根树枝就可以当拐杖,摘朵野花就是美丽的头饰,鸟儿叽叽喳喳的叫声似乎也听得懂,还能对上几句。爷爷总是早早便爬到对面的山坡上守着,看到我们出现在村口,他大喊几声打招呼,就又急匆匆地跑回去泡好茶等着我们。奶奶表达喜悦的方式要更慈祥,搂着我们“宝贝宝贝”地叫,连眼角眉梢的皱纹都带着疼爱。老房子的附近有一条小河,河水清澈见底,夏天孩子们会脱了鞋子在河里嬉戏,水的深度从不会超过孩子们的腰,因此大人们都很放心。印象中有一年冬天,我们回家乡过春节,下了很大的雪,河面结了一层厚厚的冰,一群孩子就在上面溜冰,那欢快的场面至今记忆犹新。那时候我喜欢跟着奶奶睡,在二楼的一个小粮仓,里面堆着稻谷,床就在窗户边,打开窗户能看到楼下的厨房。每天早晨醒来,日光都还在偷懒,奶奶就已经在生火煮饭了,我总是习惯性地打开窗户,确认了她在厨房里忙碌,才又安心地躺下继续睡,等到再一次醒来,还要趴在窗口跟奶奶说会儿话,一直到她轻声催促“宝贝该下楼了”才起床。家乡给我的所有记忆便是如此,春天的桃花,夏天的蝉鸣,秋天的稻穗,冬天的落雪,而让我魂牵梦绕的,是爷爷的守望和奶奶的慈爱,还有那黄昏时分袅袅升起的炊烟……一转眼十几年过去,如今村口再也听不到爷爷的呼唤,厨房里没有了奶奶做饭的身影,剩下的只有落灰与蜘蛛网,于是我回乡的次数也越来越少,因为面对着家乡的荒凉,只怕心里徒增伤感。而事实证明,每一个游子都不会忘记生养自己的故土,家乡终于要再一次热闹起来。

 

   2015年春节前夕,堂哥给我打电话,说家乡要举办春节联欢晚会,问我能不能回去当主持人,激动之余,我欣然接受了这个任务。舞台设在村里的大会堂,这个目睹了山下村几十年沧桑变化的地方。大年初四,整个山下村仿佛是燃烧着的篝火,被一群盛装打扮的人们围绕着。这一天,所有在外的游子都回来了,带着一家大小,带着多年打拼的艰辛,带着功成名就的得意,带着子孙满堂的欣慰,带着对家乡无限的眷恋,回来了。山下村,我们的故土,你且微笑着看我们如何再一次让你重返青春。

 

   舞狮子大概是村里历史最悠久的传统,配合着锣鼓和唢呐的伴奏,把每个人心里都舞出一团暖洋洋的火。因此,在晚会开始之前,一群由叔叔伯伯们组成的舞狮队便先上台给大家暖了场。虽说上了年纪,但是一披上舞狮服,就回到年轻时的模样,身手依然敏捷,赢得台下阵阵掌声。老人们念旧情,自发组成了一支“爷爷奶奶合唱团”,虽然演唱阵容算不上气势磅礴,但充满温情,“东方红,太阳升……”像在诉说往事,我想也只有他们这个年纪,才真正对歌词深有体会。山下村的民风之一就是重视对孩子的道德教育,因此在晚会上,村里的孩子也在老师的编排下,深情朗诵了《弟子规》,“父母呼,应勿缓,父母命,行勿懒……”这是千百年来文化与道德的传承。村里有位热爱舞蹈的阿姨,领着一群城里的好朋友,把当下最流行的广场舞带到了山下。我想,农村的女人们在闲暇之余,也理应有属于自己的娱乐方式,无论它是跳舞,还是唱歌,或者其他的任何活动。在这次晚会中,孩子们的节目特别多,下至幼儿园小朋友,上至大学生,说、唱、跳,形式多样,无一例外在表现着对家乡的热爱。我想,也许很多孩子并不能真正理解“乡愁”这样厚重的情感,但至少此时此刻,他们懂得,我一定要表现出对这个地方的喜爱,这便足矣。如今,越来越多的孩子,对农村的印象与情感逐渐淡去,这是走出大山以后的必然趋势,而能够改善这种现象的,只能是靠年长者们的言传身教,说给他们听,带他们回去看看,让他们身临其中,去读懂“家乡”的含义。村里也是有才子的,虽然算不上玉树临风,但腹有诗书气自华,比如我的一位大伯。在晚会上,这位大伯带着一首自己创作的诗歌《回家》,略带害羞地上了台,服装不够正式,没关系,普通话不是那么标准,也没关系,已经没有年轻时那么自信了,更没关系。大家依然为他的才华鼓掌,无论世事如何变迁,才华还是最精彩。听我爸说,从前村里有些年轻人喜欢练武术,他自己就练过,有时在家里还会来上一两个动作活动筋骨。所以在这次晚会上,武术表演是必不可少的,名字也很霸气,叫“五虎四门”,据说是景宁一带特有的“南拳”武术。一整套下来,虽然时间不长,但看得台下的观众连声叫好。果然,经过传承的东西总是带着它本身特有的经典性,而经典,无论在哪个年代都是受欢迎的。还有几位外地来的客人也给这次村晚锦上添了花,表演了一个相声与魔术融为一体的节目,叫《见证奇迹》,这样新颖的表演让所有人都乐开了怀……

 

   细数下来,这次的晚会总共有二十几个节目,还不包括中间临时插进来的,也设置了抽奖环节,奖品都是一些很实用的东西,比如保温杯、热水壶等,大家热情不减,持续了两个半小时。这样一台晚会,虽然舞台很简陋,也没有专门的造型师与化妆师,现场也出现了一些小失误,但它让我们看到了组织者的用心,看到了老老少少对家乡的情意,看到了我们山下村养育出的一批重情重义的儿女……

 

   思乡之情是持续而悠长的,故土便是慈母,年年盼着儿女们的归来。愿我们每一个从大山走出去的人,都能够“近乡情更深,亲切见来人”。故园东望路漫漫,唯有乡愁不曾闲啊!

 

 

 

收藏本页】【关闭
上一篇:流浪的花车 2017-5-18
下一篇:小溪 2016-9-2
 
 
  更多关于随笔散文的文章
· 7-13
·冰冷 2011-9-22
版权所有:丽水市家庭教育学会 技术维护:丽水市正阳网络技术有限公司

联系电话:0578-2601598 联系人:潘先生 地址:浙江省丽水市解放街229号 丽水市家庭教育学会