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现在的位置:首页 > 父母学堂 > 随笔散文 > 详细文章
回乡所触摸到的岁月
原创:吕驾宇  发布时间:2012-2-24
 

 

平常很难得回家,回家了也很难得和乡人聊天,在大年三十的年夜饭上,和几个乡人围着一桌聊了很多。其中一人是父亲的好朋友,我从小就叫叔的。此次见面,老了很多了。

在我小的时候,父亲有两个要好的朋友,父亲说他们三人是真正的兄弟。我并不明确他们之间的具体友谊,但由此对于幼时的我还是多了很多的期盼。

每到农历新年第一天的到来,父亲的几个朋友总是走到一起,先到一家,泡上茶水,端上各种点心,而我们小孩除了嘴巴里吃进去,口袋里还会塞上一袋的糖果,一个早上,从一家房里进去又出来,又到另一家。

后来长大了,也就渐渐忘了这样的仪式是在什么时候中断,在年夜饭上,父亲和这叔叔又回忆起这样的场景,对我说,时间过得真快啊,想当初我们几人比你还年轻,似乎是一眨眼的工夫,大半辈子又过去了。父亲又很自然地聊起了他们兄弟三人中的另一人。我是很知道另一位叔叔的死的,那年应该是我读小学了吧,他和妻子吵架,然后喝了农药,而在这次年夜饭上,才知道那叔叔死去是发生在他39岁的时候,他的死又已经是二十年了,而就在去年,他留下的儿子也已经结婚了。

谈及死亡,父亲又给我历数了过去一年村里离去的人,很多的名字平常早已想不起,提起来觉得熟悉,又有所回忆,人却又走了。有好几个人是在年快到尽头的时候离去的,父亲和叔叔都叹息说总要再坚持一下啊。那一天那叔叔看起来特别憔悴,一打听,原来是叔叔的父亲脑溢血,已经握床半个多月了,都靠叔叔打理照顾着,几次都以为不行了,但硬是坚持了下来,叔叔说,能熬过这个年关不容易啊,我已经很知足了。

熬过了这个年关的还有就是我的外婆。在去年10月份的时候,舅舅跑过来对我母亲说妈快不行了,你去看看吧。后来母亲跑过去看,并将外婆接到家里来住。外婆是得了白内障,已经看不到光明,然后又是一人躺在舅舅家的老房子里,白天黑夜一样熬,接到我家后,母亲陪着她说说话,外婆的精神状态居然好了很多,能吃能喝能睡了。我回家,看到外婆,她是整日的窝在床上,只是上厕所时由我母亲扶着走动一下。外婆是寂寞的,知道我回来就是拉着我讲话,都是关于我刚刚出生时候的事情,老人是只能回忆的,人不能往前就只能退后,我知道外婆已经是一个客人,于是总是静静地坐着。快到年关时,舅舅将外婆接了回去。在年夜饭上,听母亲说,外婆回去后精神又是很低落,舅舅已经叫上了所有的亲戚在春节的时候来家聚聚,我想,这大约也是让外婆再会会所有的亲人的意思了。

小的时候过年盼得是长大,如今过年怕得是衰老。平常日子人容易忘记自己的长大或衰老,只有过年了,看着周围长久不见的人在成长在老去在离去才意识到时间的穿梭,岁月的无情。过年,过去的不仅仅是年,还是生命本身。

收藏本页】【关闭
上一篇:明霞工作室申请 2018-5-16
下一篇:最有味卷中岁月(原创散文) 2012-2-24
 
 
  更多关于随笔散文的文章
·再赠友人 12-23
·赠同学 2011-10-10
版权所有:丽水市家庭教育学会 技术维护:丽水市正阳网络技术有限公司

联系电话:0578-2601598 联系人:潘先生 地址:浙江省丽水市解放街229号 丽水市家庭教育学会