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好,请 登录注册
吴馨雨的快乐世界
在童年的我们的心里,小伙伴是最好的朋友,他储藏着幸福.这就是我们的童年,有你,有我,幸福,快乐.
首页成长日志我的相册成长档案留言板
日志
·默认分类(0)
·我的文章(0)
·个人习作(1)
最近访客
 
正文
一叶扁舟 (2011/11/5 21:48:28)

       一叶扁舟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过了许多,看淡了许多,面对这无际无端的幽绪,也如少女一般渴求,渴求只一叶扁舟。纵然知是徒劳,可若是不希冀,我又能做设么呢?            ——题记

 

  渐渐静了,心渐渐定了。

  起那时,粉衣小髻的少女随风而来,甜美的笑脸正是那是的自己,清风拂动裙角,羊角小辫上的银铃如清脆的笑音,响在爹爹身前。

  转眼,稚气褪尽,拂烟眉,朱红唇,额间淡抹鸳鸯黄;金凤冠,同心锁,身上轻披流光锦。脸上艳光四射的笑毫不掩饰,马上明诚温柔的眸光追随着我。

  柔和了些,闺房内,宣纸铺散在窗前书桌,簪花小楷散发阵阵墨香,柔和的阳光倾泻入内,字里行间镀上了一层金边,年轻的少妇斜倚在小塌上,梦中有漓江的水,双溪的春。

  终是停了,来而无影,去亦无踪。落花未随风而去,却也难逃凋谢殆尽的命运。我,真想那落花,无处依凭。而“落红不是无情物,化作春泥更花。”我虽有情,而春泥又在何处?也许,幸福就是残花能在湿泥中弥散最后一丝微香。

  又轻轻漾起,我躺在小榻上,梦中,号角渐响,狼烟四起,金军的建直射入皇城,划破宁静的上空,战火漫进家园,江山亦改名换姓。亲爱的明诚,在黄尘小道中弃我而去,我却连葬礼都物理给与。飘摇的我,遇见了他,他的笑刺入我心底,原以为风雨过后彩虹总是来得及时,却未想彩虹只是如泡沫般易碎的光华幻影。

  以忍受的梦,终是让我悠悠醒来,抬眼望去,空气中尽是沧桑,明艳的阳光散落遍地,我却无意拾起,更未得一丝暖意。坐在铜镜前,懒得来梳妆,望着铜镜里岁月的轮廓,心若发般惨白。

  至窗前,那一草一木只如初见,而我已不是那时的我,他亦不知魂归何处,甚至这厚实黄土就与当初那般?但这一切,也无所谓,万事到头皆成空。真以为自己已参透了佛理,能够心如止水,目空一切。而心的抽动,却是不自觉痛失自己。若是真如其所说,倾诉心声可以获得暂时的安定,我倒不妨一试,也真想一试。可那唇齿未开,泪已先流,又叫我如何诉说?看来上天当真是连暂时的安定也不舍施舍于我。

  说春日美好,而为何美好的东西总如此易逝。初见点点桃色,新芽吐绿,转眼已花败叶衰;春风绿了江南,而如今,柳岸已成追忆。偶然听说,双溪的春景依旧美好,想来莫名而至者该是许多。也想去沾沾人气,驾一叶扁舟捕捉一丝明艳春光,不至于浪费这悠悠春日。但转念一想,呵,难道这双溪上的舴艋小舟,就能载动我无尽的忧愁?

分类:个人习作(1) ┆ 阅读(381)